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旅游新闻

谭维四:关于越王勾践剑铭文的考释经过_人文频道_东方

发布日期:2020-09-17 03:31   来源:未知   阅读:

1965年12月20日,江陵望山1号墓内棺出土一柄制作极为精致的青铜菱纹剑,上有八字鸟篆铭文,考古工作者迫切盼望对剑铭作出权威性的考释。当时在工地指导工作的著名历史学家、湖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方壮猷教授欣然主持了这一工作。在工地资料极端缺乏的情况下,他和几位同志对剑铭作了初步研究,认为八字中的 为“ (越)王自乍(作)用?(剑)”无疑,但 二字辨认较难,方先生初释为“?滑”,亦有疑为“?浅”者,意见很不一致。按吴越之剑,王字下皆系其名,为一定规律,此二字在这组剑铭中至关重要,还直接关系到对此墓的时代和墓主人的推断。为此,方老亲自动手,领着同志们对剑铭作了临摹、拓片、拍照,同时,对2号墓棺椁上的两方烙印文字也作了临摹、拓片。12月底、元月初,他写了十几封信,将这些原始资料,连同自己的初步意见,寄给郭沫若、夏鼐、容庚、于省吾、唐兰、陈梦家、商承祚、徐中舒、罗福颐、胡厚宣、王振铎、苏秉琦、顾铁符、朱芳圃等十几位著名的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和历史学家,征求他们的意见,“请予鉴定”。信发出后,得到了热烈的响应。一场以剑铭考释为中心同时还涉及到有关这批墓葬考古的其他问题的学术讨论,以来往通讯为主要方式在这些著名学者之间热烈展开。从元月上旬到2月中旬,不到两个月时间,除方先生发出的十几封信不计外,收到上述十几位学者的来信达40多封,他们各抒己见,百家争鸣。

原标题:谭维四:关于越王勾践剑铭文的考释经过

开始,方壮猷先生把剑铭初释为“越王?滑自作用剑”,把此墓认作越王墓,并云此?滑可能即史载越王无疆的儿子越王玉。

对方先生的这些初步意见,回信有表示赞成者,有表示尚希斟酌者;而大多数学者表示了不同意见。

陈梦家先生于1月8日复信,与唐兰先生见解相同,信云:“初步的研究,认为剑铭应读作‘ 王 浅自乍用?’, 即说文?字,‘?浅’疑即越王勾践。”12日又复一信云:“昨晤唐兰,彼亦释江陵新出一剑为‘越王勾践’,惟第三字作‘鸠’。我细看‘?王??之字’两剑,第三字作?,从隹甚明,故应改释为鸠。前释?(说文读为鸠)有误,特为更正。此剑是勾践所作,已可肯定。”在第三封复信中陈先生还谈到了对2号墓两个烙印章文的看法。同时,对越王墓之说亦提出质疑,信云:“漳河干渠之墓,未必为越王墓,仍当是楚王族、贵族之墓,其年代恐亦未必与屈原同时,可能早到战国初期。”

唐兰先生1月5日复信云:“从寄来剑铭看,应是越王勾践。原文作‘ 王?浅自乍用?’。 为‘?’旁作鸟形, 为‘ ’即‘浅’。‘?’与‘勾’音近,‘浅’与‘践’只是偏旁不同罢了。”次日又复一信云:“昨匆匆奉复,未详考。随后又想到‘ ’应释为‘鸠’,‘鸠浅’即‘勾践’无疑,不必释‘ ’为‘?’而以鸟形为增繁的符号。‘鸠’、‘勾’古音都在幽部,声母都为见母,是完全可以通假的。”唐先生对越王墓之说亦提出质疑,他说“勾践的坟墓不会到江陵。我想江陵发现的还是楚墓,这个剑是楚灭越以后所得的越国宝物。”1月19日唐先生还再次来信进一步肯定“剑铭确为越王‘鸠浅’即‘勾践’,两口形乃文饰耳。”此信对2号墓两个烙印章文亦作了考释,认为一为“隹王既立”,另一为“?吕竹于”。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