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历史咨询

中国咨询蝶变:从传统到现代从现代到未来

发布日期:2021-12-21 04:26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4月18日,或许可以看作一个中国咨询行业的重要历史节点:在总结过往的成绩后,中国战略咨询的领军企业君智战略咨询,宣布发起数字化转型。对于总是出离于我们视线之外,却又对中国经济带来深远影响的咨询行业,这是一个关键信号:从现代到未来的转变,正在发生。

  值得注意的是,当我们梳理行业,就会发现,在数次突破的历史进程中,君智战略咨询,始终是“那只扇动翅膀的蝴蝶”。不管是推动一味学习西方的中国传统咨询行业向“中国化”的现代化变革,还是以数字化引领,塑造未来,君智战略咨询的名字,总是一再被提起。

  要知道,它诞生不过六年多。在过去的时间里,君智做了什么?又做对了什么?为什么这家咨询界的黑马,在短短六年内就能收获我国企业管理创新领域的国家级成果,成为中国战略咨询领导者,又率先开启未来化改革?

  上个世纪90年代是许多人心中的黄金岁月:改革春风吹满地,吹出了下海男儿的雄心,吹鼓了一代中国人的钱袋子。

  曾记否,尽管城镇居民人均月收入才刚刚攀到150元人民币,但是200块一套香港舶来的垫肩西装、风行于美国的喇叭牛仔裤,却总能驰骋于舞厅。那个时候,“打工人”的说法还没有出现,年轻人的生活空前开阔。当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抬头看向浦东蔚蓝的天空,那两个词,似乎就在天空飘扬,发出光亮,提醒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经济事件:挣钱、消费;继续挣钱,然后再消费。

  创作打工也好,靠移民赚外汇也好,乘着沪市的政策红利改变命运也好,当时代的大门洞开,年轻人不缺生财门道——在这其中,最能博的,是哪些敢想敢干的企业家。

  1994年 11月8日,央视第一届广告时段的标王,来自山东省鱼台县的不知名的酒厂——孔府宴酒以3079万元拿下了标底。在1996年的投标会场,纪录被再度刷新,得主依旧“闻所未闻”——来者是山东的秦池酒,拍中价,高达6666万元。

  这一举动堪称疯狂。要知道在1995年,秦池酒销售收入仅1.8亿元。没想到,这一搏,竟真的实现了“单车变摩托”。1996年,秦池酒销售额增长500%以上,年销售额达到了8亿。成功实现了从地方企业到全国知名企业的蜕变——这是一个大力出奇迹的故事。

  这些品牌,确如我们所想的没有实现“长红”,但是时代的烙印,则结结实实烫在了一代消费者的身上:从高端白酒到驰名表饰,在那个物质相对稀缺的时刻,一次高曝光的营销,就能掀起一股激荡心灵的消费旋风;在企业那里,仿佛只要拿出新的广告词,开动从西方引进的机器,钞票就源源不断。

  伴随着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的日趋成熟,国人对于消费理解也越来越深,从狂热中趋于理智的消费者开始更加看重实用、个性、设计。以央视标王传奇的尽数悲惨谢幕为背景,中国民营企业开始明晰,一只高音喇叭扫天下的时代,已经不再——市场竞争极端复杂、极端残酷。那些极端疲惫的,领着皮包推销的身影,重又回到了每列远赴异乡的火车里。人们在问:我该向何处去?行业在问:我的竞争力是什么?但是,在习惯了以经验主义得到结果的下海一代那里,却听不到回答。

  也就是在这个节点,规范化、战略化的企业经营,所指向的对外部智力服务的渴求,逐渐在那些先见者中国萌芽。一个陌生的舶来品——咨询业,从国企、政府,逐渐进入国人的视野。

  1992年9月1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的《何阳卖点子,赚了40万,好点子也是紧俏商品》,在全国引起轰动。实际上,这篇报道有一个背景,就是在当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第三产业的决定》。《决定》指出:加快建立信息、咨询、科技等智力服务系统的建立。“咨询”被第一次上升到产业命脉高度。

  新闻一出,无数深居书斋的知识分子似乎突然找到了角色,找到了在市场经济中发财的捷径——点子。但是,也正是这种“点石成金,大干快上”的发展思路,为中国咨询业在萌芽之初,便埋下了危险的种子。

  问题一,是站在门外看市场的“不专”。90年代后期,大部分公司还停留在以“知识传播”为核心的模式。有人统计了当年国内几家最主要的管理咨询企业,它们对外宣称覆盖的领域无不是二三十个起步。

  问题二,是被经营数字绑着跑的“太贪”。在发展初期,不少本土咨询公司对内部人员、项目、资金等方面的管理都很混乱。公司本身的“合伙人”像是销售经理,对公司整体水平提高没有贡献、

  问题三,是被西方管理学限制的“一叶障目”。咨询业在中国最早的发展模式是“师夷长技”。随着社会的发展,它们思维方式的局限性也越来越明显:套用西方理论,往往很难理解中国的数千年来文化特征及其对企业管理、对消费者的影响。

  看不懂消费者、看不懂企业,自身又百病缠身,仅仅发展十数年,伴随着几家头部咨询公司或发生丑闻、或自己“暴雷”,整个咨询行业在中国的发展深陷入了泥沼。

  中国咨询行业,此时亟待经历一场蜕变。也许,真正能够拯救它的,是“不一样的眼光”、具备中国智慧的力量。

  有行业研究者点出中国消费市场格局之变:过去大行其道30年的“企业中心论”正在被历史所淘汰。以“生产”“制造”为主导的发展模式面临瓶颈,“产品”“体验”“经营”的重要性,愈发提升。

  换言之,在这个鼎盛的、选择无穷的、理智中国市场,“消费者主权”正发挥着真正的作用。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消费时代的大更迭,似乎也是中国咨询业完成这场“蝶变”的机会。

  2015年,谢伟山、徐廉政、姚荣君三位多年好友决定联合创办君智战略咨询公司。

  常年的专业历练,君智战略咨询的三位创始人对于如何帮助企业重新制定战略、整合商业模式稔熟于心。但他们也发现,照搬西方理论并没有帮助中国企业解决竞争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很多企业学会了提升运营效益的“术”,却失去了真正为顾客创造出差异化价值的“道”,误入“用运营效益提升代替战略”的“术”的陷阱。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之后,中国奶粉行业深陷低谷,有50多年历史的飞鹤奶粉虽然坚持产品品质,却难以走出彼时的阴霾。2015年,君智帮助飞鹤确立“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奶粉”战略,获得了中国妈妈的认可。三年后,飞鹤成为中国婴幼儿奶粉行业首个突破百亿大关的企业。

  又如与小仙炖这样的新兴国货品牌的合作中,君智建议将这种传统滋补产品做“突破式创新”,从消费者的真实需求出发,创建自己的独特赛道“鲜炖燕窝”,成为自有品类“王者”。

  不难看出,与主打西方管理学理论企业不同的是,君智战略咨询特别强调在中国古代的兵法智慧及儒家、道家等传统文化中汲取智慧,从消费者的角度去思考与构建。所以我们在这些案例中,常常会发现,企业如何将 “得民心者得天下”“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些语句打捞出新的价值,注入商业。

  当然,君智不败于江湖的真正“武器”,不只是理论框架,而是现代咨询业的服务观念——“无边界”服务。君智咨询改变了以往咨询公司的服务以交付报告为终结的方式,将自己的角色定义为企业的“事业伙伴”,对业绩高度负责,这才成就了中国咨询业5年让5家企业破百亿的神话。

  从卖“知识”,到创“成果”,这就是一场蝶变了。君智用“咨询公司成果三段论”,总结了中国咨询业发展的脉络:最初,咨询公司的成果是培养了多少名专家顾问来输出知识;进一步,是输出令客户满意的咨询报告。然而,真正的中国现代咨询,是真正为客户企业带来成果。

  比于1.0时代,君智改变了观察视角,即以“消费者心智”为要;也深刻理解中国文化在企业运营、消费市场中发生的作用,制定了适合消费者的“中国策”。它的崛起,让中国咨询业从1到2,转马车为火车,创造了一种方法论,更见无穷机会。

  飞鹤乳业、波司登羽绒服、雅迪控股、良品铺子、竹叶青峨眉高山绿茶……一个个崛起品牌的背后,写照着君智方法论的价值。在过去的数年,它辅佐一家又一家企业,突破百亿大关。

  下一个问题是:当“十四五”新的挑战和机遇来临,“君智”如何迭代,成为一列“高铁”,带动更多的企业、拖动中国的实体经济,驶入新的春天。

  4月18日,君智战略咨询在北京开了一场发布会,主题是《战略咨询的中国蝶变》。不久之前,君智正式对外发布获得“第二十七届全国企业管理创新成果”。这是一次对过往成绩的总结,会上,君智同时宣布启动“数智化”转型。

  君智的选择,是踏上时代的步伐,与国运共振。它从十四五规划、2035年远景目标,看重的“新基建”要素——“数字化”切入。当然,就这位咨询业的领军者而言,工具服务的本质是人,“数字化”被它定位成了“数智化”。

  君智创始人、董事长谢伟山指出:未来,我们在可见可行的经营基础上,再造一个虚拟的君智,一个数字化的君智。

  具体来说,君智将“数智化”转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系统科技化、数据整合系统化和业务系统科技化;第二阶段,应用数字化、数字化业务应用落地和数字化决策体系搭建;第三阶段,决策智能化、智能决策体系应用和智能平台构建。其中,前两个阶段偏重于基础设施建设阶段,第三阶段的运营决策智能化是最终的目标。

  在谢伟山看来,数字化是企业未来存活的门票。“未来的企业没有所谓的数字化企业和科技型企业,因为所有的企业必须数据化、科技化,在未来才有可能生存下去。”他认为,紧随时代,提升自己的服务的能力,是一种责任。

  君智创始人、董事徐廉政认为,君智所擅的“战略”,和所进行的“数智化”,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存在。“只有战略,如果没有数智化,效率低下。因为数字技术正在重塑商业环境,只有更好地提升数字化转型效率和效果,才能在变化中更好地抓住机会。如果没有战略,只专注于算法、模型,同样会遇到瓶颈。缺乏对人心的洞察。”

  在君智创始人、总裁姚荣君眼中,过去的5年,“君智找到了从0—1找到了正确战略的发动机,印证了方法论的准确。后面的五年,我们想通过数智化引进,将君智从1做到100。这意味着运营效率提升、服务客户质量提升。在量和质上,都会发生变化。”

  他展望,“在数量上,我们希望服务10倍量地企业。比如说,过去一年我们服务企业3—5个,未来(将是)30—50个。”他希冀,在君智的主推下,国际性大品牌将在中国崛起,“一定是五千亿到一万亿的大鳄……这是我们的兴奋点。”

  回溯君智在我国两个“五年计划”中扮演的角色,回看咨询业的两次跨越式成长,一个新的问题是:为什么那个“扇动翅膀”的,总是君智?

  答案,或许在企业方的语言中已经很明白。这其中,毋庸置疑的“关键词”是——“蝶变”。

  在T型车大获成功,被行业竞相模仿,改变时代的故事发生后,福特公司创始人的亨利·福特说了一句名言:如果你要问消费者需要什么,他们会回答,一批更快的马。

  这背后的一种逻辑的局限,任何缩手缩脚的渐进改变,都无法真正让企业成为引领者。引领者之所以成为引领者,是因为他们面朝时代,小心求证,大胆颠覆。

  开辟时代的人,它无畏于行业厚重的枷锁。西方的百年积淀,抑或东方的英雄无觅,对君智而言,都不会改变其思维,改变其方向:那就是,用提振中国企业的方式,让中国经济面貌一新,这个方向。

Power by DedeCms